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推薦

戈恩出逃誰之過

出處:國際 作者:陶鳳 湯藝甜 網編:段躍 2020-01-07

日產汽車公司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跑了已是事實,留下日本警方在風中凌亂。關于戈恩得以順利“逃亡”的緣由,機場安檢不到位也好,警方監視不認真也罷,抑或是有特種兵作幫兇,總之日本政府存在管理漏洞這一事實是跑不脫了。而在戈恩重獲自由之后,黎巴嫩和法國方面態度微妙,日本警方越發被動起來。下一步的主動權,似乎掌握在了戈恩手上。

微信截圖_20200107003410

收緊離境程序

在戈恩逃離一周之后,日本政府終于首次作出了官方表態。當地時間5日,日本法務大臣森雅子表示,戈恩在保釋期間離境顯然是違法的,日本方面今后將加強人員的出境檢查。

現年65歲的戈恩因違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與《公司法》等罪名遭到起訴,于2018年11月19日在東京機場被日本檢方逮捕。在經過了一年的保釋被捕、再保釋再被捕之后,戈恩籌劃了令全球大跌眼鏡的出逃。黎巴嫩時間2019年12月31日,黎巴嫩外交部以及戈恩本人發布的聲明證實,他的確已經身在黎巴嫩。

這對于日本的司法程序而言,無疑是一記響亮的耳光。據悉,出逃時,戈恩仍處于保釋期間,一直受到當局24小時的人力與視頻嚴格監視,他所持有的法國、巴西和黎巴嫩護照均交由律師團保管,且未經允許不得與其黎巴嫩籍的妻子聯絡。事后日本出入境管理局表示,并未發現戈恩的出境記錄,其律師團也稱對其行蹤一無所知且仍妥善保管著其護照。

此前,關于戈恩如何逃出日本的討論甚囂塵上。日本廣播協會報道稱,戈恩出逃的計劃中有美國特種部隊前成員的參與,他很可能是藏進了一個大尺寸的箱子里并被運上飛機離境。日本《產經新聞》則報道稱,戈恩出逃是在日產汽車雇用的私人安保公司停止監視之后。此外,土耳其私人飛機運營商MNG公司3日宣布,已有一名員工承認偽造租賃記錄幫助戈恩出逃。

而根據日本共同社5日的報道,私人噴氣機是否需要安檢交由航空公司及機長判斷,關西機場相關人士指出,“大部分乘客擁有豐富的搭乘經驗,因此安檢很寬松”。日本《航空法》規定安檢由執飛的航空公司負責實施,未規定必須進行X光檢查,因此戈恩有可能利用了安檢薄弱的漏洞。

“打臉”日本司法

“這是對日本司法體制的嘲弄”,在戈恩出逃之后,日本多家媒體這樣評論道。一位日本前檢察官甚至表示,此事件“可能動搖日本的司法制度”。

一方面是戈恩出逃帶出的諸多漏洞,從保釋過程到監視系統,再到出入境管理,或許只要一個環節嚴防死守,便能攔下戈恩。日本讀賣新聞反思稱,戈恩逃亡之后,日本應加強國家司法制度的保釋程序,為避免這種事再次發生,日本應該就如何彌補司法制度弱點一事進行討論,例如根據涉案金額與被告資產等情況設置相應的保釋金金額,以及給被保釋者佩戴定位監控設備等。

對此,森雅子表示,將對此事進行徹底調查,并表示當局已經發出了逮捕戈恩的國際通知。同時,法院已經撤銷了戈恩的保釋資格。至于保釋制度,森雅子也承諾,“會進一步綜合各方信息,對完善保釋制度進行討論”。另外,日本檢方發表了一份聲明,為日本的司法體系辯護,稱戈恩的離開無視法律體系,構成犯罪。

另一方面,伴隨著戈恩的重獲話語權,日本對其審判的正當與否也將公之于眾。戈恩在逃亡后的聲明中強調自己不是在逃避司法,而是在逃離不公和迫害,因為日本司法制度是以有罪為前提。戈恩在法國的代理律師Francois Zimeray稱,戈恩出逃是因為對于受到公平審判完全喪失信心。他指出,雖然戈恩出逃違法,但日本的法官和檢察官也沒有維護法律的正當性。“在法國,即使是恐怖分子,在審訊時也允許有律師陪同,但是日本不允許。”

當然,于日本當局而言,更尷尬的問題在于,要想再次提審戈恩,可謂難上加難了。雖然國際刑警組織已經發出了“紅色通緝令”,向世界各國警方提出請求,臨時拘捕受到通緝的人員,以待采取引渡、投案或類似法律行動,但并不是逮捕令。而黎巴嫩法律禁止外國引渡其公民,因此戈恩如果留在黎巴嫩,不太可能被遣返回日本。

等待戈恩記者

出逃只是戈恩的第一步,自證清白才是重點。雖然逃離日本的過程多少有些倉皇,但對于被扣留了一年多的戈恩而言,這無疑是其獲得的為數不多的主動時刻。根據戈恩的公關負責人的說法,戈恩將于8日下午3點在黎巴嫩首都貝魯特召開記者會,預計他將在記者會上對一連串嫌疑事件和逃亡原因進行說明。如果此次記者會得以召開,將成為戈恩2018年11月被捕以來的首次記者會。

“現在大家都在等,等待戈恩的記者會。”汽車行業分析師賈新光表示,在最后一次被逮捕前戈恩就想開記者會了,但很快就再次被捕??赡苓@次戈恩開完記者會之后,事情會出現顛覆性的轉折,所以日本方面其實是比較害怕的。

賈新光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戈恩被冤枉的可能性很大,日本一直有精密司法的特色。最早其實是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以瞞報收入為由起訴戈恩的。但在戈恩同意支付罰款想了結之后,日本方面卻不太想放人,找了其他的理由,所以戈恩生氣也就在于此。

事實上,這一年多來,幾乎每次在戈恩的拘留期限快到時,東京警方都會對他進行“再逮捕”,這導致戈恩的拘留期限屢次延長。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東京機場被逮捕。在20天拘留期限即將期滿前,仍在拘留所的戈恩于12月4日和21日再次被捕。2019年3月5日,戈恩在繳納10億日元保釋金后,第一次獲得保釋。一個月后,戈恩于4月4日因涉嫌違規挪用資金,再次被捕。之后戈恩又繳納了5億日元保釋金,于4月25日再次獲釋。

矛盾點在于日產與雷諾的聯盟。2017年,戈恩領導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在輕型車領域獲得了全球市場銷量冠軍,戈恩進一步的野心在于改變聯盟格局,將三家企業進一步整合。雷諾是日產的最大股東,持有其43.4%的股份,但日產卻只持有雷諾15%的股份,且無投票權。不對等的情況加上戈恩激進的行事風格,讓日本方面的抵觸情緒日益高漲。

賈新光坦言,日產方面現在有兩種態度,一種是放棄聯盟,另一種則是要求平等的合作,即換股。如果戈恩在記者會上反駁了所有指控,下一步就比較復雜了,日本方面將會很難收場,而一旦戈恩揭露了一些不利于日產汽車的事情,法國方面的態度也會強硬起來。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276691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大神棋牌金花版最新版 秒速飞艇怎么下载 河南22选5昨天开奖查询 股票配资推荐乛荐 四维图新股票行情走势 江西十一选五和值走势 平安银行股票 广东十一选五当天计划 福建11选五开奖玩法 炒股杠杆平台 现在什么理财平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