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推薦

美伊“決戰” 中東迎來三大沖擊波

出處:國際 作者:楊月涵 網編:段躍 2020-01-06

美國與伊朗之間的“雷”還是爆炸了。當伊朗軍方將領蘇萊曼尼身死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機場時,這個潘多拉魔盒便已經徹底打開。美國總統特朗普這邊,“52個網點打擊”的威脅明晃晃地擺上了臺面,伊朗這邊的報復行動也已經在路上,多年恩怨一朝爆發,可以預料到的是,美伊“決戰”、中東風云再起、原油市場“地震”這三大沖擊波,足以讓本就不太平的中東再次掀起一陣風暴。

微信截圖_202001060014143日,伊朗德黑蘭街道上悼念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圣城旅”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的海報。 新華社/圖 

美伊正面沖突

2020年伊始,一場更大的風暴在中東醞釀。當地時間4日,特朗普在社交媒體上警告稱,若是伊朗襲擊任何美國人或美國資產,將對伊朗52個網點展開打擊。52這個數字別有用心,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后,美國大使館被占領,當時被扣為人質的便是52名美國外交官和平民。

就在特朗普在推特上大肆威脅的同一天,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司令侯賽因·薩拉米少將表示:“伊斯蘭革命衛隊肯定會對美國進行一次痛苦而令人遺憾的報復。”不久后 ,伊朗外交部發言人便表示,該國官員計劃5日晚上會晤,討論退出核協議的下一步行動,而行動的規模將比最初計劃的還要大。

這輪風暴始于兩天前。當地時間3日凌晨,美國無人戰機對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發動空襲,導致包括伊朗特種部隊總指揮卡西姆·蘇萊曼尼在內的多人死亡。蘇萊曼尼不是個簡單的人物,據了解,蘇萊曼尼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精銳部隊“圣城旅”的指揮官,也被視為伊朗抵抗外敵的英雄,可以說蘇萊曼尼是擴大伊朗在中東影響力的重要人物。

“蘇萊曼尼遇襲是美伊斗爭的轉折點,兩者從幕后和代理人模式轉向正面沖突,縮小彼此回旋的余地,增大了失控的可能。”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魏亮博士如此說道,魏亮進一步指出,伊拉克在2003年以來一直是美國和伊朗兩國地區影響力博弈的主要國家,伊拉克也是伊朗“什葉派新月弧”最重要的組成部分。近兩個月來,美伊兩國在伊拉克的斗爭不斷加劇,最后導致蘇萊曼尼被定點清除。

“目前,美國已明確提出尋求沖突降級,并與世界大國和地區國家密切溝通,國際社會也高度關注此事,不希望事件升級是大家共同的愿望。但一方面,美國大選臨近和特朗普的一貫出其不意,另一方面由于蘇萊曼尼在伊朗地區戰略和國內的重要價值和影響力,因此雙方緩和的難度比較大,伊核問題重啟談判的可能性更渺茫。”魏亮如此表示。

中東“一片血色”

美國與伊朗的混戰,攪動的卻是整個中東的渾水,受影響最大的莫過于伊拉克。4日當天,伊拉克境內就發生了多起疑似針對美國的襲擊事件。美國印第安納大學中東研究中心主任伊斯特拉巴迪稱,蘇萊曼尼遇害對整個中東而言是大事,這件事“將觸發伊拉克不穩定,我擔心伊拉克將成為伊朗和美國的戰場”。

據了解,伊拉克與伊朗都是什葉派占多數的國家,因此美國針對伊朗的單邊施壓自然會被視為對什葉派穆斯林的冒犯,伊拉克的反美情緒可想而知。而在美伊關系高度緊張的當下,美國這場空襲更是直接將矛盾攤牌,整個中東的形勢也變得越發混亂。

伊拉克成為戰場之外,以色列乃至沙特很可能都會成為美伊矛盾激化之后伊朗的目標,畢竟以色列和沙特背后站著的都是美國。自打兩年前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協議重啟對伊朗經濟制裁那一刻開始,美伊關系便已經迅速惡化,伊朗甚至一度宣布重啟并提升鈾濃縮,一旦事情鬧到無法收拾的地步,后果可能不堪設想。

“總體來說,2020年的中東局勢因蘇萊曼尼之死一片血色,地區安全的挑戰和維持和平的難度與成本都在上升”,魏亮稱,美伊兩國的博弈不會就此停息,未來是在伊拉克還是其他地區國家或者熱點沖突上發生沖突尚難預料,但正面軍事沖突和戰爭的可能性很小。而全球原油價格會隨美伊博弈的每一次沖突起伏,原油價格可能比去年底主要機構預測的要高些。

原油市場“地震”

對中東而言,戰爭之外,局勢失控帶來的直接后果可能就是原油市場的“地震”,畢竟這片土地決定了世界石油供應量的1/4,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足以導致全球石油供應鏈的中斷。外界越發擔心,沖突可能直接影響原油的供應,畢竟伊朗手里還有一張王牌——位于伊朗南部海岸的霍爾木茲海峽。

“今日俄羅斯”4日的報道還稱,英國國防部已經下令,要求其海軍艦艇為所有經過霍爾木茲海峽懸掛英國國旗的船只提供“保護”。與此同時,英國國防部還在一份聲明中呼吁各方緩和緊張局勢,并建議英國公民目前盡量不要前往伊拉克和伊朗。

去年年中,正值美國與伊朗因為制裁而鬧得正僵的時候,伊朗總統魯哈尼便已經宣稱,如果美國試圖抑制伊朗石油出口,將切斷波斯灣國家的石油運輸,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便稱贊魯哈尼對抗美國“立場堅定”,還表明他們已經準備好封鎖將波斯灣連接至公海的霍爾木茲海峽。數據顯示,2018年,每天有2100萬桶石油通過霍爾木茲海峽,相當于全球海運石油的1/3,及全球液體石油消耗的1/5。

如今,美伊斗法升級,霍爾木茲海峽很可能成為另一個焦點,畢竟去年霍爾木茲海峽便已經出現多艘郵輪被扣押的狀況,一度導致油價飆升。要知道,雖然美國的制裁已經導致伊朗石油出口大幅減少,但包括沙特、科威特、伊拉克和阿聯酋在內的其他重要石油生產國也都集中在波斯灣地區。

不過從長遠情況來看,油價卻不見得能夠沖高太久。瑞銀集團財富管理全球首席投資官馬克·黑費爾3日表示,如果中東形勢惡化,石油供應中斷,會使原油價格大幅上漲,給經濟和金融市場帶來沖擊。不過,國際石油市場目前產能充足,地緣政治事件本質上不可預測,此前此類事件對市場大范圍的影響均比較短暫。北京商報記者 楊月涵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276691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大神棋牌金花版最新版 内蒙古快三二不同玩法 甘肃11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 2018四肖期期中特免费公开 韩国股票指数 广西快3一定牛推荐 河南481开奖200期 2020年辽宁35选7 内蒙快三预测专家预测 期货股票配资网 pk10软件计划手机软件苹果